网络族群_自我认同_身份区隔与亚文化传播

来源:互联网 由 护花使者犀利哥 贡献 责任编辑:鲁倩  

以下内容为系统自动转化的文字版,可能排版等有问题,仅供您参考:

网络族群 : 自我认同 、 身份区隔与亚文化传播

蒋建国

摘 要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 网民在兴趣爱好、 价值取向、 消费观念等方面的差异和类同推动着网 络 的分

*

流和聚结。

网络族群的多元化发展体现了网民在个人 选择 上 的 风 格 化 和 主 观 性, 并 明 显 受 到 个 人 主义、 消费 主义、 拜金主义等各种思潮的影响, 对网民的自我认同 和 身 份 区 隔起 到 标 识 性 的 作 用。

网 络 族 群 文 化 作 为 新 在传播网络文化方面的功效值得我们高度关注。

型亚文化样态, 关键词 网络族群; 身份; 亚文化 G206. 7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1 - 8263 ( 2013 ) 02 - 0097 - 07 广州 510632 中图分类号 作者简介

蒋建国,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博导

目前, 中国拥有世界上人数最多的网民 , 网民 已成为推动网络社会发展的决定性力量 。

而在网 络化生存的样态下, 网民的主体价值和自我认同 得到了进一步彰显。

上网, 包含了极为复杂的社 对网 会行动和文化消费的过程。

在网络研究中, 络公共性和集体行动的探讨较为深入, 而有关网 络的社交功能、 网民的自我意识、 归属意识以及由 , 此形成和传播的亚文化活动 尚有待进一步探讨。

本文就近年来网络流行语当中关于网络分层问题 的关键词进行分析, 探讨网民的自我归类、 社会表 征和由此形成的亚文化传播现象 。

一、 网络族群: 自我认同与社会展演 在人类学研究中, 族群往往与种族、 语言、 地 域、 阶级和意识形态有着密切关系。

正如文化人 类学家 P. K. 博克( Philip K. Bock) 所言: 在一个社 会内部, 分离的群体是以亲属、 区域或共同兴趣为 基础发展起来的。

群体的组成原则把每个人都限

家庭、 民族、 世袭阶级或等 制于一个特定的社区、 地位群体, 从而限制了人类相互交往或理解的范

① 而在网络社会, 围。

互联网“已经拓宽了建构广 ②网 ” 泛多样的非主流身份和交流实践的可能性 。

往往体现为年龄、 价值观、 消费意 络族群的聚结, 向等方面的认同感, 具有主观性、 参与性、 分散性 和虚拟性等方面的特点。

从消费层面上看, 网民 的上网行为是文化消费和意义生产过程的统一, 具有很大的自主性和随意性, 网民对信息消费的 偏好, 往往与平时的习惯、 爱好和兴趣有着直接关 系。

随着网络搜索、 互动交流工具的发展, 网民很 容易在网络空间中寻找属于自己的位置, 通过网 络交流, 尤其是借助于公共讨论, 网民能够超越时 , “知晓遥远的异乡人的生活状态, 空的局限 实际

③ 尽管 ” 加入到这些 ( 解空间化的 ) 的社群之中。

这种交流具有巨大的漂移感和不确定性, 但在无

数网民自我定位的过程中, 往往会形成具有一定 聚结效应的群体, 并不断吸纳那些有着相似特征

*

“中国新闻传播技术史研究” ( 12JNKJ010 ) 的阶段性成果。

本文是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

97

2013 年第 2 期

“部落化 ” 的网民, 在 的过程中进行身份定位和社 , 会归属 将网民融入到公共生活之中, 这是网络社 会化所势必造成的后果。

随着网民数量的迅猛增长, 网络族群不断呈 现新的特色, 对青少年网民的吸引力不断增强。

网络族群往往以某一鲜明的特征或群体文化作为 标识, 只要认同这一标识的网民都可以加入。

因 此, 在很大层面上看, 网络族群是网民当中某些共 同目标、 兴趣、 爱好、 消费习惯的汇集。

如尼特族、 考碗族、 月光族、 背包族、 隐婚族、 追星族、 御宅族、 SOHO 族、 99 族、 辣奢族、 酷抠族等, 不同类型的网 络族群折射了当下网络生活极为丰富的样貌 , 也 反映了社会生活的复杂多变和价值多元 。

有人用 网络 56 族来描写网络“族 ” 生活的丰富多彩。

网 意味着网络社会与现实生活 络族群的大量出现, 的对接, 反映了群体生活的价值和凝聚力 。

网络族群的聚结, 是网民对个人偏好、 价值观 的大胆展示过程。

由于网络的匿名性和时空隔离 偏向于“将私下行为和公开行为的分界线移 感,

④ 尤其是在信息共享方面, , 向了私下一方 ” 网络 “不仅通过使等级制度阶梯的下层的人们获得了

比如月光族具有消 特征为网民提供了行动指南, , 费主义的情结 考碗族对公务员身份的执着追求, 而辣奢族则表现出对奢侈品的疯狂追求 。

这些具 有共同情感和生活体验的网络族群, 很容易在网 上聚结在一起, 交流和探讨他们的共同爱好和追 并通过族群特征的强化取得社会的认可 , 求目标, 以此证实族群力量的存在。

显然, 网络族群的形 成是网络不断吸纳网民行为特征和社会风潮的过 程中, 通过系统化、 类型化和社会化的进程, 不断 催生和发展成为一定影响力的网络社会群体 。

由于网络信息的爆炸性增长, 信息的交换价 值已超过了其使用价值, 而信息交换价值直接推 动了信息碎片化和商品化的发展, 因此, 网络流行 文化与网络热点的转变极为快捷。

几乎每个阶段 “热词” 出现, 而一些原来流行的族群也 都有新的 不断地被淘汰或者淡出。

在激烈的网络生存竞争 中, 新兴族群的文化符号要获得社会的广泛认可 , 必须要有独特的优势和强烈的吸引力 。

为了博取 “注意力” , , 网络族群必须大胆“出位 ” 尽快确立 自己的行动纲领和文化特性, 运用各种传播手段 。

输出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例如淘宝族就坚信: 淘 宝网上可以得到生活的一切或一切的生活; 酷抠 族宣称: 节约所得不是金钱, 而是更简单的生活; 尼特族则标榜: 不升学、 不就业、 不进修。

这些具 有煽动性的招牌式口号, 展示了网络族群文化的 与众不同之处。

对于那些漫无边际遨游的网民而 言, 在虚拟的网络空间通过自我展示充当某种角 色, 是他们认同某一族群身份的重要途径。

正如 : “当一个人在扮演 戈夫曼( Erving Goffman ) 所言 一种角色时, 他必定期待着他的观众们认真对待 ⑦ 网民 ” 自己在他们面前所建立起来的表演印象 。

通过个人展演, 在对比、 归纳和认同的过程中, 以 某一族群为荣, 以传播其组织文化为己任。

而网 民也在加入族群的社会化进程中, 在网络族群生 活情境中彰显自我的存在。

正如米德 ( George H. Mead ) 所言: 我们所看 到的进入到心灵之中的内容, 只不过是社会互动

⑧ 网民对网络族群的认知 , 的某种发展和产物。

是 体现了网络公共生 以网络交流和互动为基础的,

更多的信息接触, 使权威被削弱, 而且也通过越来 ⑤ ” 越多的横向共享信息的机会而使权威被削弱 。

因此, 网民大胆地加入某些族群并亮出自己的观 并非单纯从众效应的驱使, 网络族群的公共主 点, 张和集体行动在一定程度上祛除了网民的顾虑 。

既然网络社会有着层出不穷的族群集结现象 , 加 入某一族群就意味着对某些观点、 行为和生活方 式的认同。

而网络族群并没有事先占领道德高 地, 也没有严格的规章约束成员的行动 。

其自由、 开放而多元的主张迎合了网民个性张扬的诉求 。

网民对某一网络族群的认同, 往往建立在个 人性格、 生活体验和价值观基础之上。

要成为网 络社群的一个成员, 必须知悉其角色的意涵。

正 : “对每个这样的角 如科恩( Albert K. Cohen ) 所言 色, 都有相应的行为和信仰类型, 他们作为成员资 格的符号, 起着制服、 勋章和成员名片一样的真 实、 有效的作用。

由于我们渴望这样的成员资格, 因此就促使自己接受这些符号, 并将其融入我们

⑥ 因此, ” 的行为和参照体系中。

网络族群的整体

活的高度参与性, 尤其是一些社交门户网站为网

98

网络族群: 自我认同、 身份区隔与亚文化传播

络族群提供了很好的社交平台。

而网络某一族群 的流行, 与社会的强烈关注和广泛传播有着关联 。

而社会大众对网民身份的界定行为, 对网络族群 。

的形成起着重要作用 网络族群的类型化, 就是 由于社会大众根据网民某些群体的生活习惯 、 职 兴趣爱好、 消费倾向、 社会身份等方面的 业特征、 特征, 将一些网民进行“定性 ” 分析, 从而确定某 些网络族群的划分标准和基本特征, 推动网络族 群文化的发展。

二、 网络身份区隔: 话语消费与资本竞争 网络族群尽管具有群体性的身份认同, 但它 , 虽然网 对网民的加入却有着一定的“准入条件 ” 络族群的组织比较松散, 但其群体特征对网民的 身份识别作用仍然较为明显。

网民属于何种族 需要对比自身的条件进行参照, 如果符合自身 群, 就会成为某类族群的 特征并主动参与集体活动, 成员。

显然, 网络族群折射了现实生活的样态 , 归 纳了现实社群的基本特征, 对网民身份起着导向 网络族群作为网络社会的基本 性的作用。

但是, , 单元 却有着与现实族群截然不同的话语表达方 式。

在现实生活中, 族群对成员的行为规范有着 , 严格的规定 成员对族群的宗旨和价值观有着较 为坚定的信仰, 族群之间的矛盾与冲突更多地表 现为利益和价值观而斗争。

但网络族群的成员由 于具有匿名性和流动性, 可以毫无顾忌地表达自 己的兴趣、 爱好和观点, 并通过网络族群的公共平 台进行身份识别和话语扩张。

而网络族群的开放 性和松散性使许多网民拥有两个以上的族群身 份, 一些网民加入某一族群更多地体现出其兴趣 爱好和消费观念, 而对族群的价值观却未必有着 持之以恒的信仰。

这种随性而开放的心态也影响 了网络族群的稳定性和公信力。

除了极少数具有政治目的的网络族群之外, 网民的集群活动, 并非一定要达到“集体抗争 ” 或 “颠覆 ” 者 的目的。

与过去根据阶层、 种族、 地位 等划分群体不同, 在网络空间中群体的划分可以 “根据穿着相似的服装、 参加相似的体育活动、 拥 有相同品牌的计算机、 欣赏相同类型的音乐, 或者

⑨ 网络信息的共享和选择的 ” 是相同的课而定的。

如一些网民一直 自由有利于网民进行边界划分, , 追求出名 但在现实生活中却难觅机会, 一旦要梦 就必须大胆出位, 尤其要利用过 想成为网络红人, 激的语言和激情的身体展演获取注意力 。

无论是 “芙蓉姐姐” “天仙妹妹 ” , 还是 网络红人的出名都 她们通过制造具 需要遵循共同的网络发展线路, 有强烈消费色彩的语言和行动博得点击率, 并不 断以新的雷人话语和大胆的出位吸引网民的围 观, 迎合网民的娱乐、 刺激、 偷窥、 臆想等方面的心 形成巨大的社会发散效应。

在“网络红 理需要, 中, 会员达到 10 万人以上, 相关主题达到 1 人吧” 万 3 千个以上, 粉丝们还每天通过投票推出热点 人物排行版, 成为联络这一族群的重要平台。

尽 管网络红人出名的方式有较大差异, 但她们走红 的路线却是一致的, 她们本身作为被消费的对象, 在走红网络的过程中, 逐渐成为一个具有鲜明特 某个 色的族群。

由于网络走红的途径越来越多, 网络红人难以保持持久的影响力, 但更多想出名 的网民则遵循着网络红人的发展线路加入到这个 “名人俱乐部” 当中。

值得注意的是, 网络媒介既能够创造出共享 , 和归属感 也能产生排斥和疏离感。

网络族群集 “共性 ” , 合了一些网民的 这恰恰是进行社会区隔 的重要条件。

某些网民要标榜属于某一族群, 就 相 必须强调其行为和价值理念与族群的“共性 ” 吻合。

即使是较为松散的网络相亲族, 也具有这 样的基本特征: 现实生活圈子狭小, 没有合适的恋 爱对象, 想通过网络结识异性, 有机会可以约会或 者交往。

如果要遵守规范, 必须按照离异和单身 当然, 一些投机者可能 等基本条件加入相亲族群, 隐瞒自己的身份进行欺诈活动, 这显然突破了相 亲族的价值底线, 一旦发现有越轨行为, 会受到族 群的谴责和相关网站的驱逐。

而我们平时所熟知 的月光族, 通常是及时行乐的代言人, 具有消费主 义的行为特征。

因此, 网络族群尽管是一种非正 式组织, 但对现实人群的身份区隔作用却非常明 显。

尤其是通过微博而形成的某一名人的粉丝 群, 以共同的崇拜心理和支持行动作为“粉都 ” 区 隔的重要条件。

网络族群还作为网络流行语的重要源头和网 99

2013 年第 2 期

络生活方式的重要展示方式, 受到社会的广泛关 。

注 一些网络族群由于与现实生活的密切联系, 成为网民之间相互称呼或调侃的对象 。

甚至我们 在谈到某一网络族群时, 往往会联想其身份、 行为 和群体特色, 并通过大众传媒的广泛传播, 不断扩 大其族群文化的社会影响。

例如网络流行的“高 , 富帅” 往往形容男人在身材、 财富、 相貌上的完 美无缺, 而白富美则是指受过良好教育, 有稳定经 济来源, 注重个人形象的女性白领中的时尚新宠 。

这些各方面条件都极为优越的青年男女, 作为网 进而 络时代的强势群体而成为网民热捧的对象, 影响到现实生活中人们对审美标准尤其是择偶标 , “屌丝 ” 准的评判。

与之相反 作为 2012 年网络 流行语, 则折射了许多下层民众的生活状态和精 其特点是外形穷、 丑、 矮、 胖、 矬或者举止 神面貌, 笨、 撸、 恶搞。

有的媒体称“屌丝 ” 其实是渴望获 得社会的认可但又不知道怎么去生活的人, 没有 。

“屌丝” “高富帅 ” 、 “白富美” 目标缺乏热情 与 形 其自嘲的风格真实地反映了下层 成强烈的反差, 民众在现实生活中的无奈。

此类具有身份区隔意 已经作为一种话语消费方式, 义的网络流行称呼, 嵌入到民众的日常生活中。

正如鲍德里亚在《消 费社会》 中所言: 告诉我你扔的是什么, 我就会告

⑩ 我们生活在被 “物” 诉你是谁。

所包围的时代, 网 网络上展示的 络消费则成为风格化的基本手段,

” 、 “宝马 MM” 等一度成为网络流行语。

近年 阁女 来出现了多宗典型的网络炫富案例, 如大胆“90 后” 女孩晒车招亲; 移民美国的北京女孩炫豪宅 , “巨额 ” 名车秀奢侈幸福; 富豪征婚派对戴面具 门票炫富; 最嚣张富二代炫富升级张狂炫妞 ; 晒富 升级! 富婆召男妓显摆; 等等。

尤其从“郭美美 事件” 之后, 网络炫富已从财富和身体展示本身 的探讨延伸社会的深层结构、 权力寻租和制度弊 端等问题。

然而, 网络所炫耀的“富 ” 不是实际的 “嘴里的富” 、 “PS 来的富 ” , 而是 他们比的就 富, 看谁的语言和动作更加张扬, 谁更加极 是夸张, 端, 谁的关注度就越高。

网络所炫耀的以名车、 名 表、 豪宅等奢侈品为代表的商品, 作为炫富者的地 位标志物, 意在表现其身份和地位的高贵, 其目的 “我炫富, 。

是凸显 故我在” 显然, 在网络族群的划分过程中, 网民的经济 资本和社会资本被置于极为重要的位置 。

而文化 资本则往往被忽略或漠视。

即便是以日常行为来 界定网络族群的过程中, 经济资本也成为网民博 、 “哈 X 得社 会 声 誉 的 基 本 要 素。

如“辣 奢 族” ” 、 “ 99 族 ” 族 等, 他们将消费作为生活的第一主 , 题 以显示购物的乐趣为荣。

迷恋于时尚和奢侈 “晒物” 品, 并以 作为网络交流的重要内容。

这些 将地位商品视为身份标志的网络族群, 其背后的 故我在。

因此, 这些族群往 基本逻辑是: 我消费、 “屌丝 ” 、 “蚁族 ” 往对 的穷酸生活不屑一顾, 这无 疑推动了社会性的金钱竞赛和物欲症传播 。

在网 络族群的划分中, 文化资本已经淡出市场, 如果有 学者强调知识的重要性, 网络上便将“知道分子 ” 抬出来压制, 而真正的学者却难以在网络上传播 专业知识。

在财富决定地位的逻辑思维下, 网络 族群也往往以经济资本的多寡来决定身份的高 低。

那些自身缺乏经济资本的官二代 、 富二代, 则 以父辈的权力、 财富、 地位为荣, 凭借“代理消费 ” 而高调炫耀, 因此才会出现“我爸是李刚 ” 的网络 流行语。

然而, 网络族群过分强调财富、 容貌对社 会精英的绝对作用, 事实上也忽略了文化资本对 社会地位评价的重要性, 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导致 对人的本质和内涵的漠视, 从而影响到整个社会 核心价值观的建构, 并进一步加大了社会阶层之

身体和财富更多的体现为符号消费, 对外在条件 的过度关注以及流行的财富竞赛, 已经使这些网 络族群的标识物本身成为娱乐和消费对象 。

随着网络消费符号的快速扩张, 网络公共空 间被私人领域殖民化的现象非常突出, 越来越多 的人热衷于将私生活展示给公众, 并强化自我的 存在。

当下, 网络的公共 - 政治领域的发展受到 严重约束, 而娱乐 - 消费领域则急速膨胀, 尤其是 炫耀性消费成为网络消费的热点 。

因此, 当富裕、 富有成为衡量人生价值的最重要标准, 网络炫富 族的流 行 也 就 不 足 为 怪。

网 络 炫 富 现 象 是“搏 。

“炫富 ” 名” 经济和网络消费主义的表现方式 一 词在 2007 年被教育部公布为 171 个流行汉语新 词之一。

近年来, 网络炫富已成为社会关注的热 “烧钱男” 、 “宠猫女” 、 “烧钱女” 、 “雅 点问题, 如 100

网络族群: 自我认同、 身份区隔与亚文化传播

间的分化和对立。

三、 网络归类: 主体呈现与亚文化传播 随着网络身份与现实生活的联系不断加强, 网络族群的社会分化与主体认同作用也日趋明 显。

网民 的 角 色 意 识 是 网 络 族 群 的 行 为“参 照 , 系” 每个族群成员都渴望得到认可和尊重, 都期 待自己的行为符合族群的标准。

人们接受或者使 用某一网络族群的时候, 往往会联系到这一族群 的主体是哪些人, 有何共同特征, 会对公众产生什 么样的影响。

而这些问题一旦引起网络的普遍关 、 注, 就会形成对族群的社会评价。

如“高富帅 ” “白富美” 以身材、 容貌和财富作为判断年轻人是 否成功的标准, 就极大地影响了公众对成功的评 价。

也就是说, 舆论普遍赞颂人的外在条件时, 有 品格和修养就被淡化。

这种标准的 关人的知识、 直接推动了网络炫富现象的发展 , 尤其是在 流行, 年轻网民的逻辑思维中, 会形成这样的思维定势: 因为容貌和财富决定人的社会地位, 展示容貌和 财富是赢得公众尊重和青睐的重要手段。

因此, 炫富和炫美现象的流行就不足为怪。

显然, 现实 生活当中有钱的帅小伙和漂亮女子毕竟是少数 , 而当网络上将他们归结为族群时, 他们便代表了 社会上一种主流的声音, 甚至运用“热词 ” 到处为 连电视、 报纸等传统媒体也不断制造 他们唱赞歌, 这一族群的标题新闻, 吸引公众的眼球。

网络上 “争名效应” 的 使工具理性不断膨胀, 而关于人的 本质、 人生价值、 道德信仰的严肃问题却没有得到 应有的重视。

网络舆论折射了现实生活的风格化, 网络上 “高富帅” “白富美” 对 和 的热捧, 展示了网络族群 发展的市场化逻辑。

经济实力、 消费能力和生活 方式往往联系一起, 网民在虚拟空间不是匆匆的 过客, 而是不断进行自我呈现的主体。

他们在网 络汇流的过程中, 根据自身的收入、 身份、 爱好加 入到某一族群中去, 这是网络社会化过程出现的 一种必然现象。

比如“考碗族 ” 就以应届毕业大 ; “辣 奢 学生为主, 他们期待公务员的稳定工作 族” 则以那些偏好奢侈品的富裕人士为主, 他们 ; “ ” 以奢侈品作为人生的价值体现 酷抠族 则强调

而是更简单的生活。

网民自 节约所得不是金钱, 我评价和社会评判是互动的过程。

网民在对流行 “对号入座 ” , 并推动网络族群文 族群归类后进行 。

化的发展 与现实社会较为稳定的族群社会关系不同, 网络族群文化利用了网络的超文本功能, 通过日 新月异的新媒介技术扩大了网络交往的手段和内 容, 其特点是具有较大的随机性、 流行性。

尤其是 随着微博的广泛使用, 网络互动性和聚结功能明 显增强。

网民的主体地位通过一些突发事件或犀 利言论得到彰显, 而网络社区提供了意见表达和 观点汇集的平台, 也为网络族群的文化建构创造 了条件。

但网络族群文化过分注重自身行动、 价 值、 目标的维护, 难以形成广泛的社会共识。

网络 分散、 时尚的方式存在, 与网络 族群文化以多元、 技术、 网络生活方式的发展有着直接关系 , 尤其是 “自媒体” 网络 的发展, 客观上为普通网民提供了 成为意见领袖和一夜成名的可能, 甚至一些突发 事件由于极高的关注族而推动某一族群的形成。

比如在番禺垃圾焚烧事件和厦门“PX ” 事件中, 许 多网民自发在网络中发表意见, 形成一般舆论力 , 量 并结成了有共同诉求和行动纲领的群体 , 尽管 我们没有对这些群体加以命名, 但他们事实上以 “保卫家园, 维护权益 ” 为宗旨, 形成了一股强大 的社会力量。

这种力量对后来相关环保问题的解 决提供了强有力的舆论支持。

此类具有共同愿景 的临时性族群, 与他们共同所处的生活空间有着 直接关系, 而生活空间是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

“在这个空间里, 遇到同类人, 便一起行动起来, 组 成 一 个 共 同 体, 铸造联系在一起的共同纽

瑡 随着网络新技术的广泛运用, 瑏 ? ” 带。

网络亚文化 对社会生活、 意识形态的影响更为广泛。

作为亚文化的重要表现形态, 网络族群文化 具有反 叛、 创 造 与 宣 泄 的 风 格。

正 如 赫 伯 迪 格 ( Dick Hebdige) 对亚文化风格分析的那样 : “就其 本身而言, 它们表现出了类似于演说的姿态和行 , 动, 冒犯了‘沉默的大多数 ’ 挑战了团结一致的 瑢 瑏 ? ” 当某一族群文化流 原则, 驳斥了共识的神话。

势必因其鲜明的主张和强烈的行动 行于网络时, 获得网民的高度关注, 由于网络族群的匿名性和 101

2013 年第 2 期

随机性, 族群的成员很少考虑网络行动对现实生 活的影响, 他们之所以加入某一族群, 就是要以 “我发帖、 故我在 ” 为荣, 敢于突破现实藩篱的种 , 种束缚 尤其是对传统道德伦理不屑一顾 , 甚至敢 于揭发和暴露自身的弱点和劣势, 达到自由自在 的境界。

2012 年流行的屌丝文化, 是那些“穷矮挫 ” 对 “高富帅 ” 、 “白富美 ” 进行对比而形成的“调侃文 。

由于家庭出身、 化” 专业训练和身体条件等方 , “屌丝 ” 们生活在社会下层, 他们渴望 面的不足 他们心灰 获得社会的认可却又不知道如何生活, 意泠, 得过且过, 看不到前途和未来, 但是, 他们希 望得到社会关注。

这种群体感受的大胆抒发, 很 快就会形成网络共享资源, 持续不断地满足后来 , “屌丝 ” 们以类似犬儒主义的行 者的需要。

因此 动纲领宣 示 自 身 的 存 在。

正 如 吉 登 斯 ( Anthony Giddens) 所言: 犬儒主义是一种通过幽默或厌倦 ? 瑏 瑣 尘世的方式来抑制焦虑在情绪上影响的模式。

“屌丝” 则更愿意怀疑一切, 他们在对前途和命运 厌倦公共生活和拒绝参与民 悲观情绪的影响下, 他们以“活在当下 ” 为由头, 在消沉中构 主政治, 。

, “ 建以自我为中心的精神世界 但是 屌丝 ” 不同 于魏晋名士, 他们想装扮得无拘无束都很难。

因 , “屌 为, 他们 面 对 的 现 实 生 活 十 分 残 酷。

然 而 事先将自己置于社会底层的心态, 表达了对 丝” 。

“屌丝 ” 社会上升通道被严重堵塞的强烈不满 与 20 世纪初美国科纳威尔地区的“街角青年 ” 的 叛逆风格不一样, 他们缺乏反抗精神和实际行动, 也与 1960 年代在西方流行的嬉皮士、 摩登族、 光 头党不 一 样, 他 们 在 外 形 上 也 没 有 标 新 立 异。

“屌丝” 以调侃和自我作贱来呈现自己, 将自嘲作 “高富帅 ” 为一种生活方式, 以表达对 和“白富美 ” 的无奈抗争。

这种新的亚文化, 在网络上疯狂传 播, 引来无数知己竞相加入, 甚至有些白领也自领 “屌丝” 。

“屌 丝 ” 称号, 并引 以 为 荣 亚文化的流 行, 表明了网络族群文化已经从社会行动走向话 , “屌丝 ” 语消费 们不仅物质穷困, 其精神也空虚 和迷茫, 展示了处于社会下层的青少年的无力无 助的现状。

这与高调的炫富族和追星族在亚文化 表现形态有着明显区别。

102

可见, 网络族群文化表现出亚文化发展的新 。

样态 与传统亚文化强调以行动解决问题不同, 网络族群文化强调自由放纵和消费主义, 在一定 程度上淡化了父辈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影响 。

但 是, 网络族群文化毕竟是网络亚文化的表现方式 , 它与主流文化有着明显的不同。

在网络族群文化 的形成和传播过程中, 它既没有严格的章程和纲 领, 也缺乏行之有效的传播策略。

这些临时聚合 的网民, 可以在公共领域发出强有力的声音 , 甚至 影响社会民主和法制的进程。

但由于族群之间缺 乏沟通, 尤其是缺乏协作和相互一致的行动 , 很难 就事关国计民生的议题提供可行的解决方案, 也 很难形成公共文化和社会共识。

网络族群可能对 某些社会现象极为不满, 也可能就某些消费行为 达成共同的协议, 但这些毕竟是某一族群的集体 行动, 他们的自我张扬和创造性消费的特点难以 由于网络族群 成为普遍认可的社会规则。

同时, 文化过分强调以自我为中心的价值取向, 在自由 网民将网络族群作为临 主义和消费主义导向下, “屋檐 ” , 时的 一旦爱好和消费热点转移, 他们很 快会寻求其他的网络栖息地。

这就导致网络亚文 相对 化难以形成持久的影响力。

值得注意的是, 于大众文化, 网络族群文化是少数人的文化, 它对 正义的普世价值缺乏应有的关顾 , 对族群间 公平、 的关系也缺乏应有的协商和交流。

在复杂多变的 其亚文化呈现的多元化、 后现代性和 网络环境中, 流动性特色更为明显, 并对网络主流文化的发展 产生巨大冲击。

因此, 在网络文化建设进程中, 一 方面要看到网络族群的崛起对社会民主、 自由所 带来正面作用, 同时也要认识到网络主流文化所 面临的巨大冲击和挑战, 对网络族群文化的个人 、 、 主义 消费主义 拜金主义倾向要加以鉴别和评 判, 在多元共生的过程中重塑网络文化的理想 、 道 德和信仰, 推动网络文化向着文明、 健康、 理性的 方向发展。

注:

【美】 P. K. 博克 : 《多元文化与社会进步 》 , ① 余兴安等译, 辽宁 人民出版社 1988 年版, 第 148 —149 页。

【美】 : 《互联网文化与对 ② 理查德· 卡恩、 道格拉斯 · 凯尔纳 , 《亚文化读本 》 , 抗的政治学》 见陶东风、 胡疆锋主编 北京大

网络族群: 自我认同、 身份区隔与亚文化传播

学出版社 2011 年版, 第 418 页。

【荷兰】 : 《赛博空间的奥德赛 》 , ③ 约斯·博 · 穆尔 麦永雄译,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7 年版, 第 183 页。

【美】 : 《消失的地域: 电子媒介对社 ④⑤⑨ 约书亚 · 梅罗维茨 , 肖志 军 译, 清华大学出版社 2002 年版, 第 会行为的影响 》 298 、 313 、 126 页。

: 《亚文化的一般理论》 , ⑥阿尔伯特·科恩 见陶东风、 胡疆锋主 《亚文化读本》 , 编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1 年版, 第 7 页。

【美】 : 《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 》 , ⑦ 欧文·戈夫曼 马钢译, 北 第 15 页。

京大学出版社 2008 年版, 【美】 : 《心灵、 , ⑧ 乔治 · 赫伯特 · 米德 自我和社会 》 霍桂桓译, 译林出版社 2012 年版, 第 212 页。

【法】 : 《消费社会 》 , ⑩ 让 · 波德里亚 刘成富、 全志刚译, 南京大 第 24 页。

学出版社 2001 年版, 【英】 : 《大众文化中的亚 瑡 瑏 ? 苏茜·奥布莱恩、 伊莫瑞 · 西泽曼 , 《亚文化读本 》 , 文化和反文化》 见陶东风、 胡疆锋主编 北京 第 41 页。

大学出版社 2001 年版, 【美】 : 《亚文化: 风格的意义 》 , ? 瑢 瑏 迪克 · 赫伯迪格 陆道夫、 胡疆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9 年版, 第 20 页。

锋译, 【英】 : 《现代性的后果 》 , 瑣 瑏 ? 安东尼·吉登斯 田禾译, 译林出版 社 2000 年版, 第 120 页。

〔责任编辑: 御

风〕

Network Groups: Selfidentity, Identity Segments and Subculture Communication

Jiang Jianguo

Abstract: Due to the popularity of the Internet,netizens show the diversities and affinities in hobbies,values and consuming attitudes,which differentiates and gathers the network population. The diversification of network group presents the individual’ s style and subjectivity. Affected by various trends,such as the individualism,consumerism and money worship,it also distinguishes the selfidentity and identity segments of netizens. As a new model of subculture, the network group culture should be highlighted in terms of the network culture communication. Key words: network groups; identity; subculture

( 上接第 96 页)

Research on Socialization of Execution Mechanism

Yang Fan

Abstract : Reform criminals to return the society is the aim of execution system of modern society. In the increasingly open modern society,the drawbacks and shortcomings of reformation make us disappointed. And now ,socialization has become a historical mission for prison in the era of human rights. Our prison system reform must be based on community correction system and research socialization of execution mechanism such as community correction,semi opening management. We should mobilize all social forces,resources to form a organic whole to reform criminals. Key words: community correction; prison; socialization; semi opening management

103


  • 与《网络族群_自我认同_身份区隔与亚文化传播》相关:
  • 数字时代跨文化传播中的文化身份认同
  • 网络恶搞电影的亚文化传播
  • 族群认同与文化认同的双重困惑_新加坡英语文学中的身
  • 网络文化传播方式下群体极化现象的研究与分析
  • 心理学视角下青年群体的网络文化认同感分析
  • 匿名_互动与身份认同_2003_2007年网络人际
  • 网络与文化身份认同问卷
  • 论薇拉_凯瑟_我的安东妮亚_中的移民文化身份认同危
  • 虚拟游戏的身份认同_网络游戏的文化体验之反思
  • 本站网站首页首页教育资格全部考试考试首页首页考试首页职业资格考试最近更新儿童教育综合综合文库22文库2建筑专业资料考试首页范文大全公务员考试首页英语首页首页教案模拟考考试pclist学路首页日记语文古诗赏析教育教育资讯1高考资讯教育头条幼教育儿知识库教育职场育儿留学教育高考公务员考研考试教育资讯1问答教育索引资讯综合学习网站地图学习考试学习方法首页14托福知道备考心经冲刺宝典机经真题名师点睛托福课程雅思GREGMATSAT留学首页首页作文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帮助中心 - 频道导航
    Copyright © 2017 www.xue63.com All Rights Reserved